A级酚醛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A级酚醛板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电镀产业迁址背后博弈

发布时间:2020-02-11 05:19:22 阅读: 来源:A级酚醛板厂家

江门致力电镀业迁新会 厂家“拉锯”2年多不搬

三成企业停产关闭外迁 “双高”行业未来在何方

电镀行业是典型的高能耗、高污染产业,让人“又恨又无奈”。它在制造业中其有不可替代性,几乎所有包含金属材质的产品都离不开它,大到汽车、家具,小到灯饰和鞋带孔。

地处珠三角的江门市,因经济后发和地缘优势,在制造业产业链中分得一大块电镀业蛋糕——每天都有大量半成品的中山灯饰、佛山家具配件等被运往江门电镀,然后运回产地制成成品出厂,销往国内外。江门作为这些工业强市的“后花园”, 其电镀行业前些年过得挺滋润。近两年来,该行业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。当地出台文件,吸引民营资本兴建工业园,欲对电镀行业实施“统一规划,统一定点”(以下简称“统编令”),截止期限为去年12月31日。

但记者了解到,“缓刑期”已过,这次行业统编计划却仍无明显进展。这究竟是为什么?

文、图/本报记者张强

“5年前响应环保政策,搬到这里开工;3年前好不容易熬过金融危机;现在上游行业需要我们,可我们无法正常生产。再搬的话,实在伤不起。”对于“统编令”,江门电镀行业龙头企业A公司的负责人区先生说自己“伤不起”。

企业心声

进退两难搬家难活

A公司的前址位于江门外海,2003年响应环保政策,经政府批准立项,融资1.8亿元,搬到了电镀行业聚集地白沙工业区。3年后的2006年,该公司通过环保验收在白沙开工。

这5年半以来,A公司的规模不断壮大,最多时拥有近5000名员工和几百家固定客户。但有银行还贷压力在身,企业如履薄冰,至今仍欠银行两千多万元贷款。“固定资产、工业设备投资巨大,搬不走。如果非要搬,一台耗资14000元的环保空调就只能当废铁50元卖掉。搬迁期间停产,违单就得交违约金,并且流失一大半客户。”区先生说,公司难以承受搬家带来的损失。

区先生的想法极具代表性。小型电镀厂B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负责人早已盘算过,若搬家企业必死无疑,“设备基本没法搬走,一搬就得报废。我的厂虽不大,但搬家设备损失大概220万元,现在利润薄,至少要白干3年以上才能把损失挣回来。”

“统编令”给电镀企业出了道二选一的选择题:要么搬,要么关。

委员提案

“一号提案”三次延期

记者查阅文件发现,早在2007年,江门市内部便已制订了“统编令”——《江门市电镀行业统一规划和统一定点实施方案》(以下简称《方案》)。

《方案》提出,要在“十一五”期间建成新会区崖门基地、开平市月山基地和台山市沿海基地等3个高水平电镀工业定点基地,使全行业减排15%;2009年年底前,除符合保留条件并取得确认文件的电镀企业外,其他电镀企业必须搬迁进入定点基地。

2009年9月,江门市环保局、经贸局向全市电镀企业发文,要求搬迁最迟应在2010年底前完成……此后,“统编”工作不断加快速度。在2010年的江门市两会上,江门市及蓬江区政协委员张兆强的提案被列为“一号提案”,矛头直指电镀行业聚集地白沙工业区,“统编令”自此正式亮剑。

张兆强认为,“电镀城成功搬迁,有利于盘活相关土地资源,空置的厂房用地可成为引进先进高效、环保的新投资项目的优质载体。”

2011年初,“一号提案”的落实情况仍不理想。江门市政协认为,白沙工业区电镀企业搬迁积极性不高的原因有:“一,搬迁将减少客户,增加营运成本;二,企业投资成本未收回;三,未来不够明朗,信心不够。”

2011年5月10日,江门市环保部门下文,把截止期限延后到2011年5月20日;此后,因进度缓慢,又被迫更改为“2011年9月30日前签订入园协议或关停承诺书,并于2011年12月31日前完成搬迁或关停工作”。

2009-2011年期间,江门市三次延后截止期限,并召集企业开了若干次座谈会,每一次延期都态度强硬,强调截止期限内“要么搬,要么关”,否则“斩立决”,但据记者了解,这项工作至今仍无明显进展。

企业态度

新家虽好不想做“房奴”

统编令指向的定点电镀工业基地位于新会区崖门,全称为“新财富环保电镀基地”,首期项目于2011年9月建成投入使用。该基地规划面积达2000亩,计划建设48栋四层标准电镀厂房。

对于这个指定的“新家”,江门电镀业界认为其硬件配备的确很好。“它设备比我们高级,使用省电、环保耗材,据说60%的污水经处理后可回收再利用。”一位业内人士和同行这样表示。

在他们看来,该基地最大的问题是地理位置较偏,距离江门城区需近一小时的车程,这给他们带来了两个问题:一是新址缺乏辐射力,上游企业不想因此增加运输成本、增加产品的破损率;二是人烟稀少,招不到工人。此外,那里距海太近,空气中盐分过高,会腐蚀产品的电镀层。

据了解,起初,崖门基地欲以4500元/平方米的价格出售厂房,但在统编令受阻后,该基地退而求其次,重点推销厂房租赁业务。

标准厂房的规格为120米×20米,面积约为2400平方米,按照收费标准,月使用成本超过11万元,年使用成本超过132万元,这让小企业主们难以承受,进而更不愿意接受统编。

为了加快统编进度,崖门基地推出了一系列优惠措施,比如,免若干个月的租金,可即便如此,仍应者寥寥。

“当时地价很便宜,如果是政府投资兴建的基地,收费不会这么贵,我们也会响应。可它是民营老板以赚钱为目的的投资行为,我们为什么要负债捧它的场?”B公司的负责人说他不想“被”收租,“政府如果真要统编,就应该统一规划土地,吸纳电镀厂到那里买地自建厂房,而不应该逼我们做房奴。”

深度解读

“环保”后可否保留

绝大多数电镀企业都是小厂,根据《广东省电镀行业统一规划统一定点实施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实施意见》),几乎找不到在原址继续经营下去的理由。A公司等当地行业龙头企业的情况却有不同,因为《实施意见》及其《补充规定》似乎提供了不搬家的理由。

根据《实施意见》和《补充规定》,上规模的电镀企业只要经环保部门确认满足“生产产值、清洁生产、选址、排污和环保投诉”,这五方面的条件,企业即可原地保留、改造。

于是,环保部门的态度成了企业“救命符”,江门上规模的电镀企业均向其递交申请,要求原地保留并进行升级改造,但申请无一例外地石沉大海。

“我们的用地和厂房证件齐全,环评报告通过了才投产的,如果搬迁是否应该补偿?如果经营活动违法,是否应告诉违反什么法?如没违法,难道我们有义务接受‘零价收购’?”一位企业负责人在座谈会上表达自己的观点。

业界的善后意见并未得到回应,于是,他们申请延期搬迁,恳请政府给3~4年的过渡期,以处理手头的订单和欠贷、安置员工,并避免因停产而使资金链、供应链断裂。

“断粮”连带上游行业

在经历了两年多的拉锯后,江门的电镀行业如今已哀鸿遍野,目前已有三成左右的电镀厂停工、倒闭或迁往外地;龙头企业A公司员工人数已从高峰时的5000人锐减到1200人。

在原电镀行业聚集地白沙电镀城,原本有60多家企业开工,目前只剩下一半。不少厂房里空无一人、满是垃圾,设备已被挖走当废铁变卖。目前除崖门基地内的厂家外,江门其他电镀企业因为拿不到环保部门颁发的临时性《排污许可证》,从而无法申购该行业所需的氰化物等管制化学品而“断粮”。

“客户都不敢跟我们签合同,担心企业关停影响他们的生产。”工业区内一位管理人员告诉记者,江门电镀产业向周边城市转移的趋势明显。

由于电镀行业受阻,上游行业随之遭殃。原本把电镀业务发包到江门的上游企业不得不承受高运费,临时到其他地区找代工工厂。

“双高”行业未来环保?

目前,围绕江门电镀行业统编的拉锯战仍在继续,短期内看不到圆满解决希望:部分电镀企业自认为满足原地保留改造的条件,但江门市环保局通告称,“白沙电镀城不符合原地保留或改造的规定条件,不再保留电镀生产企业。”

无论如何,“统编令”风波客观上激发了江门电镀行业自我升级的动力。一名企业负责人说,电镀行业所需的氰化物是剧毒物质,目前日、英、美等发达国家已无需氰化物,这是行业未来发展方向。

不少企业也加快“引进来”。A公司自称已准备引进先进技术,从而做到“闻无气味,地不见水,废水处理后的回用率达到96%”。A公司认为引进技术约需两年时间,向政府申请过渡期;而实力逊于A公司的企业则申请再次缓期,因为2012年经济形势不被看好,他们想平稳过冬。

注册公司条件

广州代理记账会计

深圳筹划税务合理避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