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级酚醛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A级酚醛板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军民送别开国少将方槐曾驾机参加开国大典

发布时间:2021-01-22 04:34:38 阅读: 来源:A级酚醛板厂家

自动播放开关 自动播放 他是我军最早飞行员之一,曾参加开国大典,军民送别开国少将方槐 正在加载... < >

原标题:他是我军最早的飞行员之一,曾驾机参加开国大典,军民送别开国少将方槐

楚天都市报2月20日(记者陈倩 通讯员何武涛 朱勇 记者曲严摄 视频剪辑鲁立)今天上午9时许,武昌殡仪馆天元厅人头攒动。数百位军地干部群众在这里送别102岁的原武汉军区空军副司令方槐。他是我军第一代飞行员,也是我省军休系统的最后一位开国将军。

“方正朴诚血火洗礼京华大典蓝天护航铸就历史丰碑,槐林木秀铁马金戈虬干新枝将军初心长征精神永存”。从长征路上的“红小鬼”到我军的“航空火种”,从亲自驾机参加开国大典到成为人民空军的首批建设者,方槐的一生,书写了革命战斗的传奇。

少年离家参加长征,八百子弟兵只剩不到20人生还

方槐1917年生于江西于都县。这里是红军长征开始的地方。

1931年,不满14岁的方槐得知红军正在招兵,兴冲冲去报名。招兵的同志看他还没有一支枪高,劝他等长大一些再参加红军。1932年1月,方槐终于如愿。1934年9月,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失败,中央红军踏上漫漫征程。一天,方槐所在的红一军团行进到方槐的家乡附近,他获准回家两小时探望家人,来不及吃晚饭,就匆匆归队。“什么时候能再回来?”分别时,母亲拉着方槐的手问。“打了胜仗,再回来看你们。”17岁的少年斩钉截铁地说。结果这一走,就是16年。

2016年,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,本报记者曾采访过方老。他的孙子方烈还记得,爷爷曾经告诉他,一次部队遭到国民党飞机的轰炸,大家都隐蔽在路边的沟里,仰面看着炸弹一颗颗地从天上掉下来。太阳晒得懒洋洋的,很多人竟然睡着了。方槐在半睡半醒之间突然听见叫喊声,猛的睁开眼睛抬头一看,尾追而来的敌人距他只有几十米,他跃起身边射击边奔跑,敌人追击约二里地,眼看追不上放弃了,他和很多战士逃过一劫。家乡与他一起参加红军的有800多人,长征结束时剩下不到20个。

奔赴新疆学习飞行,被誉为我军的“航空火种”

长征路上,方槐和战友们频频遭遇敌机,每当遇袭,同志们总是怒目朝天,地对着敌机大喊:“等我们有了飞机,非狠狠地揍你们不可!”而1937年,方槐得到了实现这个梦想的机会。

在后来的回忆录里,方老回忆了去新疆学习的经过。1937年12月底,正在抗日军政大学学习的方槐接到八路军后方政治部通知,要他到中央组织部去,时任中组部部长陈云同志要与他谈话。见面后,陈云很亲切地问了他的基本情况,拿出一张《解放日报》让他读其中一篇文章。陈云听后说,还不错,算个有文化的人。陈云介绍了党中央决定选调一批同志到新疆去学航空知识的情况,并询问方槐的想法。方槐表示坚决服从中央决定,只是担心自己文化程度低,怕学不好辜负组织的培养。陈云听后爽朗地笑了起来,表示坚信他一定能学得好,将来一定会成为红色空军的优秀飞机师。

从军前,方槐曾在家乡读过两年私塾,这在当时的红军官兵中已经属于较高文化水平,但面对复杂的航空操作,他还是遇到了很大的困难。他除了在上课期间认真听讲、做好笔记,课余时间加班加点,自学到很晚,他把之前看着费解的航行书籍攻克了下来。基础知识学习结束了,在考试中他获得了好成绩。紧接着又进行了艰苦的飞行训练,经过半年多的努力,方槐以优异成绩通过了全部实操项目,并得到外国教官的表扬。他意志坚强、不怕吃苦,曾在零下三十度的环境中坚持训练。又过了两年半的时间,通过了毕业总考试。这批飞行员是我军第一代飞行员,他们学成归来的时候,人民空军还没有建立,他们也被誉为我军的“航空火种”。

亲自驾机参加开国大典,三次摆动机翼创造历史性时刻

火种终有点燃的一天。1947年2月,方槐受命前往东北,参加创办我军第一个航空学校的工作。他先后任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教官训练班学院、训练处政治协理员、飞行训练队总负责人、驻沈阳办事处主任、第4大队大队长等职,1949年4月转任中央军委航空局作战教育处处长。

1949年9月,毛主席和党中央、中央军委决定让初创的人民空军参加开国大典阅兵仪式。这时的人民空军,只有少数从国民党手中缴获的旧式飞机,还要承担首都防空的重任。方槐和战友们受领任务后,立即商讨受阅方案,从飞行员的选择、机型组编以及应变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等,都做了全面认真的研究。他向开国大典阅兵总指挥、中国人民解放军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建议,鉴于全国尚未完全解放,时有国民党飞机骚扰事件,受阅的飞机最少有4架带实弹,以应对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。受阅飞机带弹飞行,这在世界阅兵史上是少有的。方槐的这一建议,最终被采纳。

1949年10月1日下午4时许,方槐迎来了历史性的一刻。他亲率一个飞行梯队从南苑机场起飞,由东向西飞过天安门广场。期间他们三次摆动机翼,向党和国家领导人及首都人民致敬。“我们自己的飞机来了!”天安门广场上数十万群众的纵情欢呼声达到了顶点。一些外国记者则惊叹:“共产党一夜之间有了自己的空军!”

孙子的最后一个军礼,送别慈祥的爷爷

2016年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,方烈告诉记者,爷爷对他们很疼爱,但要求也很严格,自己的名字就是爷爷取的,希望他继承革命烈士遗志。后来,他也选择参军入伍,成为一名空军指战员。1999年他军校毕业,爷爷赠送给他一块手表,上面刻有“示孙:永远听从党指挥”几个字。参加工作后,方烈每次回家,爷爷总是叮嘱他踏踏实实干好工作,要多在基层连队锻炼。尽管爷爷在部队是领导干部,但从来没有为儿女和孙子辈们的工作打过招呼,都是靠他们自己打拼出来的。在生活上,方老非常节俭。手脚利落时,他坚持自己补袜子,但献爱心捐款时却出手大方。

在追悼会现场,由于悲痛,方烈婉拒了记者的采访。但他用军人的方式向爷爷表达了最后的敬意:在爷爷的灵前,他敬了一个军礼,举起的右手,久久舍不得放下。

在他的对面,遗像上的爷爷一连慈祥。身后是摆成战机造型的花朵。那是爷爷一辈子都挂念的老战友、“老伙计”。

青鹏棋牌

香港皇家科技彩库宝典2003版

决战八荒游戏安卓最新版